账号:
 密码:
记住账号|忘记密码?
注册帐号
点数储值
新手导览
最新消息
催眠音乐专区
催眠课程
书籍专区
其它产品
廖老师简介
友站连结
电子新闻
在线客服

催眠学员心得 | 学员期末心得 | 学员热情推荐 | 咨商室心情          
  催眠开了一扇窗

    煌钦撰文

  契子

时间不断流转,三个月上课过程犹如昨日才发生般的历历在目,转眼间就已到离情依依的时刻,每一个同学的幽默、嘻笑、腼腆、沉静……大伙儿最纯真的个性,在最纯真的环境里表露无遗,这么的真切,这么的,令人感动。我想,对我这种头脑僵硬,感情木讷的人来说,实在是体会太多、太多了。

从小到大,未曾对「上课」产生这么大的热情与期待,也未曾对上课过程有这么大的深刻感触。「上帝关了这一扇门,却开启了另一扇窗」。这扇窗外不但有蓝天白云,还有和煦的太阳、广阔的草原、美丽的溪流、与温暖的人心!开了这一扇窗,让我的视野更宽更远,也让我由衷的体会到,其实人生可以过的更自由自在的。世俗的标准端看我们如何去衡量,如何去判定。每一个人都活在由自己的感官所构筑的世界里,内在世界如何,外在世界就如何。人心在哪里,人,就会在那里。

缘起

2002年4月18日,我和我的大舅子一起去听了一场有关于「如何分析大陆经济情势」之类的演讲,主讲者是一位穿梭于两岸的经济学者,对于演讲内容颇有见地,在会中即将告一段落之时,主讲者突然话锋一转,提到了他研习了近30年的易经上头,谈他是如何用蒙混的方式,没花半毛钱就从他师父身上学到功夫。也谈到用易经如何的帮自己也帮别人趋吉避凶,解决困境的经过,满有趣的。因为之前我就对易经有一些兴趣,所以在会后就买了一本主讲人的大作(花了我1500块大洋,呜~~,原来这场演讲的最主要目的是在卖书啊!!呵呵)。

隔了几天,上网去搜寻有关『易经』的网站,漫无目的的逛着,突然在某一个易经网站的「友站连结」中,连结到一个类似社群的网站中,其中,出现了一个很怪的名字『葛吉夫催眠咨询中心』,心想「葛吉夫?是阿兜ㄚ吗?」,「催眠?不就是可以把人变成超人、脱衣舞女(男)郎、动物的那种法术吗?」,既然已引起我的好奇,就只好把易经晾在一边,进去瞧瞧了。

疑!不是阿兜ㄚ耶,而且还是道地道地的台湾人,哇塞,竟然还是个佛学硕士!难道催眠就像念经,也是「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」不成?为了解疑,也为了满足好奇心,就一路从「催眠课程学员心得」、「谘商室心情」、「个案实例」……看下来,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,心里浮现一个念头:催眠真的具有这么神奇的力量吗??

坦白讲,上网冲浪这么多年的时间,从来没有看到能令我如此震撼的东西(色情网站除外,呵呵^^)!搜寻了所有与催眠相关的网站,逐一浏览后,最后还是回到了『葛吉夫催眠咨询中心』,因为我看到了招生的讯息:「廖阅鹏老师亲授之催眠师训练课程,将于91年6月1日周六下午于高雄开课」,虽然并不是只有这里有开课,而且上课地点还远在高雄,但是因为和老师通了几封信之后,感觉满好的,所以当下我就”忍痛”决定学习催眠。

过程

6月1日上午9:30,由台中车站搭自强号列车风尘仆仆往高雄的路上前去,下午一点到达上课地点,在附近小吃店填饱肚子之后,看看时间差不多一点半,已有同学在楼下等了。上了二楼一看,发觉来上课的人还真不少。坐定之后,老师开始点名,然后同学们逐一的自我介绍,在每一位同学谈到来上课的动机,对催眠的认识与看法后,总算大伙儿对彼此有一番初步的认识。

接下来一连串的催眠敏感度测试;从苹果观想、柠檬测试、身体麻醉测试,数字丧失……等,一直到负性幻觉测试,每做完一项测试,老师都会问在场同学们的感受如何,有感觉的人就把手举起来,而我竟然从头到尾没有一项测试感受的到,当然我的手就一直依谓在我的大腿上,我感觉到我的心情越来越沉重……!天啊,那ㄟ安ㄋ?难道我不适合学习催眠?况且未来还有12堂催眠课要来高雄上耶,最重要的是--我的$$$不就像青春小鸟一样不回头了?!

在课堂结束前的讨论中,老师也看出了我的纳闷与疑惑,拍拍我的肩膀,请我放松紧皱的眉头,鼓励我不要担心,直说被催眠也是一种能力,也是需要练习的。也交代每位同学回家后要多听催眠CD,多做身体放松与自我暗示的练习。第一堂课结束,在回家的路上,我的心里,五味杂陈。

6月8日第二堂课,真是令我惊讶的一天。一如往常在课堂开始之前,老师总会先来一段放松引导,让同学们的身心都能处在一种舒服的状态中。而今天首先登场的戏码是「手臂升降测试」,老师在解释完其意义后,准备开始测试。跟之前一样,我以为就坐在原位,老师一面引导一面看大家的反应如何,但是,出乎我意料的是,老师竟然叫我出列,做示范给同学看?!当时我心想,完了,虽然老师在上课之初就叮咛过「就算本身没有感觉,但是为了给同学们信心,也要装的像是被催眠一般才行!」,可是,就算要演戏,也应该要找一位表演欲较强的人啊,怎么会找上我呢?待会要怎么装才比较自然?才比较不会露出马脚?

正当我还在冒汗之际,老师已开始引导手臂升起,而我也立即收敛心神,随着老师的引导词,慢慢地将手臂一点一点的往上升…疑!?突然间我一阵悸动,惊觉我的右手臂并不是「我」在控制,而是它就像是有一股力量在牵引,缓缓的自动向上抬高!!OH MY GOD!如果我当时能开口讲话的话,我一定会脱口而出:「妈啊,我是不是见鬼了?」,可想而知当时的我是多么震撼,也总算让我初次感受到潜意识的威力!

经过上一次的「震撼教育」后,想当然尔对学习催眠有着更大的信心了。每次上完课,晚上在家如果没事的话,就会找我老哥,或我老婆来实验实验,说也奇怪,就只是照著书上写的引导词照本宣科而已,往往都能够令对方进入满理想的催眠状态之中。

刚开始实验的时候,只敢照着书本写的方法做练习;引导放松、深化、给对方几分钟享受这种放松的滋味、然后就解除催眠。几次之后觉得应该尝试点别的,就将老师课堂上教的,与自己在书上看到的都拿来演练一番,耶,还小有心得呢,可能是我老哥、内人怕我失去信心而极力配合的也说不定,呵呵。而每个礼拜六,就成了我最期待的一天。因为我知道在学习催眠的过程里,我会越来越深入自己的潜意识,越来越了解我自己,甚至越有能力来帮助别人。也因为接触了催眠,让我跟图书馆也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(可想而知我是对读书没啥兴趣的人),如果有空闲的的时间,就会想到去图书馆看看相关的书籍,也因此让我对「开卷有益」这句话有一番新的体会。

在接下来的催眠课程中,每一次上课都能获得技术与知识更进一步的启发,每一堂课的变化与老师、同学们之间的互动而激发出的火花,也能够让同学们都能有所领悟。就像副班长所说的:「在场每一个同学,都是值得大家研究的个别案例」!一点也没错,凡夫俗子的众生里,应该只有极少部分的人,会单纯到只为了「修行」而来学习催眠吧?如果大家都像我一样,是抱着学会催眠就能帮助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的话,那每一个人都会是一个案例这是肯定的说法;只是解决问题的方式百百种,有幸接触催眠而解决自身问题的人,绝对是幸运的人!

对催眠接触越深,越发现催眠是一种具有超级威力的武器,单单只是运用绝大部分人类的基本能力--语言,就能使一个或一群人改变心里的想法,进而影响其外在行为!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:「一个人想要改变另外一个人,简直比登天还难。」

但是运用催眠技巧,却可能在短时间里面改变人的信念与价值观,这不就像是一把可以救人也可以毁人于无形的两面刃吗?难怪老师一再的谆谆教导我们要将此法用在利人利己上头。如果有所偏差,所得到的后果往往比那些使用巫术啦、降头术啦、茅山术啦……等等,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而且催眠也不用像那些旁门左道一样大费周章的「传」一些有的没有的「怪鸡司」,只须不经意的、不间断的对对方说话,对方要是够信任施术者,施术者就能够达到想要的结果!

当然老师的信念也是很有道理:「以爱为出发点的磁场,理应不会吸引心术不正之人才对!就算吸引过来了,不是一段时间后自行露出马脚,就是洗心革面做个心中有爱的人吧」。如果说: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、愿天下眷属皆是有情人的话。也但愿天下有心人终成正果、天下正果终是有心人!

结语

青年守则第X条「助人为快乐之本」,学生时代每周必呼之「口号」。当然不是说我从不帮助别人,而是总认为这只是一句口号,非常的八股,也非常的教条。就像是「中华民国万岁」一般的无味。在有幸学习催眠之后,我在想,运用催眠来落实这个说法绝对是快速而且有效的方式。我相信总有一天,当我具备足够相关知识、人生历练够丰富了、对生命有更深一层的体悟时,我想「助人为快乐之本」应当是我奉为圭臬的时候。现阶段,尽己所能不断的充实自己,不断的练习,不断的自我探索。期待在某一天,用不着被苹果敲头,就能像牛顿一样的「顿悟」。

在课程中,老师不断的提醒我们「催眠」绝对不只是一门技术而已,它是「道」,老子说:「道可道,非常道」。所有的领域都能融合进来催眠学里,相对的,催眠学也能融合到所有领域之中。只要习道者够灵活、够智慧,催眠之道就能带领人们进入了悟之门、创造出无限的可能!

 

 
廖阅鹏催眠网版权所有 ©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. 隐私权政策 | 著作权声明 | 沪ICP备1002097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