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 密码:
记住账号|忘记密码?
注册帐号
点数储值
新手导览
最新消息
催眠音乐专区
催眠课程
书籍专区
其它产品
廖老师简介
友站连结
电子新闻
在线客服

催眠学员心得 | 学员期末心得 | 学员热情推荐 | 咨商室心情          
  我找到了自己

    云君撰文

  〈5/5PM1:20〉

最后一堂高层潜意识训练课程里,老师技巧高深的引导词,伴随时而悠扬时而沉稳低鸣的乐音,让那上课时日来不断因惊奇而兴奋,感动激动的情绪,宛如绕着轴心狂奔不已的心思涮地一声,飞过幽暗时空……突然全部安静下来。

顿觉心灵天空又蓝又清澈,说话的声调与速度变得缓慢而低沉,连走路的步调也是扎实的一步一步;为此变化而欣喜惊讶的心情却像漂浮的白云,棉絮般的轻盈,柔软而不着痕迹。

当天,我静默地觉察自己微恙的改变,不如以往兴奋聒噪地和同学分享,虽然结业的欢乐气氛弥漫,但每位学员淡淡的离愁静悄地渗透拥挤的空间,一向易感动流泪的我,除了安静还是安静;直至现时仍处于这种状态中。纵使近日来一直忙着帮父母亲搬家,繁杂的琐事加上闷热天气的环境里,亦未让心情浮躁紊乱。但今日中午与杏芬通过电话,得知缴交作业期限后才有些微不安,因为计算机从上星期传送催眠词后就阵亡了,送修重灌软件得需明后天才会好,Anyway,路还是要走下去的,动笔吧!

〈PM3:40.5/5此时计算机已安装好,但要准备晚上开的会,必须暂停。〉

〈PM9:50〉思绪被中断……想了好久,如果说这次的学习有何特别收获?要说性情改变?毋宁说我找到了自己。

在上课期间肆无忌惮的发表谬论,感觉似乎很爽快,其实内在一直紧绷着。从要北上开始:必须夜里起床,赶搭三点十分的长途巴士,到站清晨七点左右,然后步行至火车站化妆间盥洗整理仪容,七点半转乘捷运再步行到上课地点且不可迟到;这样的违反平日豪华作风的自己,只为坚持第一次的感动,「凡事不忘初衷」一直是对自己的警语;将近一年半的时间里,我从没有放弃想接近、认识催眠这领域的渴望,每当我兴高彩烈谈论催眠种种,被他人甚或亲人说我〈起笑〉的时候,都不以为杵,仍梦想有一天……有一天我一定要进入这个看似遥远却近在天边的无垠世界。

一千五百字的文章如何都不能道尽学习过程中的点滴,每一时刻都是感动都是惊奇,更多的体验和领悟如潮水排山倒海的涌上心头,该如何平静地叙述那怒涛似的吶喊,发觉此时忽然陷入迷惘的心境。

上完第三次课程回来,心情很down,告诉妹妹如果拿到证书只会将它当壁纸贴,没有学理基础只有心虚和惭愧;妹说:「你又发神经了吗?你那么坚持去上课,要的就是那薄薄的一张纸呀!不算贵也挺辛苦呀!」我不语,只要求找几只白老鼠来让我做练习。

三天了,没有动静,催眠词已写好却无法上传,加上催眠对象除了女儿相信催眠却不相信她老妈的前提下,只简单的进行了三次体验外,没有进展。妹说:「她朋友一听要被我催眠,吓得说以后不敢做亏心事了。」什么跟什么嘛……很闷。

〈4/29pm7:05〉老妹终于带来不怕死的朋友要来安慰可怜的大姊,本周功课是三题催眠词撰文、年龄回溯释放痛苦负面情绪,练习催眠技巧……

本想照本宣科将老师传授的程序演练一番,怎知妹的友人诚恳的说:「大姊,我们虽然没去上课,但听你谈催眠少说也有一年半载了,就直接来吧!」「ㄡ!是吗?」

没有做敏感测试就直接上了,而且还是两位一起上,除了对自己有自信之外,更对两位小妹对我的敬畏有绝对的信心,虽说只要让她们体验催眠,其实内心盘算着,如果有进入状况便会趁胜追击,运用那叫醒记忆不漏痕迹的技巧直接一路做前世回溯;不过可别两个都那么敏感才好……

好整以暇,用具有磁性又感性的声调缓缓说出催眠引导,正当自己被自己的呼吸、声音融入安静情绪中时,突然传来吃吃笑声,原来我妹想到听到这么不似平常样子的我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中断之后晓以大义才又重新开始。刚刚笑的人被我用特异功能直接催去梦周公了。而妹的女友进行的很好,原以为妹挑战我的权威,实是又是上天巧妙地安排让我能专注照顾一人,因为在这次催眠里让我学习了很多经验和技巧,而这些突发状况却是在以后课堂才一一被讨论到。

湘君〈妹女友〉很顺利的放松全身,由她张开的嘴巴知道最难放松的下巴已听命行事,那躺平的脚掌成八字状,呼吸缓慢而规律,我一边跟着她的呼吸速度说话,一边思索用哪一个加深催眠引导词?人生都为了欲求不满而深深痛苦着,就用自己撰写的释放痛苦情绪催眠词吧!虽然我保证祇要让她们体验放松而已,但已欲罢不能,因为湘君眼球急速转动着,脸部表情显得痛苦,皱紧的眉头眼角垂下的珠泪;让我心慌亦心喜;而我的魔力电梯才数到第六层,事后询问做笔记时才知当我说到魔力电梯时已让她头皮发麻,电梯下降便使她一路往下沉〈吊诡的是我设计的是从一数到十越来越大数目的指令〉。

当时虽然已知她进入较深的催眠状态,还是把催眠词继续讲完静待后续反映〈应该不必勉强讲完整个词句〉,她在事后告诉我:「很奇怪?并没有确实听到我释放痛苦的言词前,眼泪自个儿不断流下,而脑袋瓜并未想什么情境,知道哭的感觉却不知为什么?」〈这情形和女儿第一次被催眠时对我说:「妈咪我好像要哭的感觉,而她也说不知为什么?」雷同〉。望着她涨红的脸,眼泪像断线的珍珠,问看到或想到何情事?只见嘴唇微动,却不能出声,左手食指一直往上翘,没经验的我不知是潜意识的反射动作亦或想藉此与我沟通,灵机一动便趁机要她用右手时食动作来代表回答;就这样顺利地进行下去。

年龄回溯总共有三阶段:第一段回忆多年前男友往生时在殡仪馆不舍痛哭至昏厥,且画面一直重复〈脸上表情很令人心头纠结,却无法得知发生何事,看情形不对只好引导深呼吸跳开那画面;第二段童年约幼儿园时期〈忘了问〉;第三段前世是一位日本千金与一男子,不是今生认识的脸孔,但可以感觉那时的情境是幸福甜蜜的,因为不能由她口中得知事情的进展,只能适情况给于释放情绪的指引,而最好用的就是伟大的潜意识,她也由潜意识的答案中得到释怀的力量,时间已过了将近两个钟头,催眠师没有好的耐性跟体力还真不行,要结束催眠时有敏感察觉到她仍不愿解除,〈后来证实我的直觉是对的,因为第三段前世令她很好奇又有甜甜的滋味在心头〉,最后送她白水晶补充能量,可是跑出来的居然是绿色的水晶而且在她面前爆破掉,问我代表什么?我只能用很权威地语气告诉她:「那是好的现象,爆破的能量更强。」其实天晓得,我也不知道,不过我们都很满意这个答案!因为她看起来很开心。为此我请了他们去吃了一顿大餐。〈其实我是要知道事情到底怎么了,作成纪录好改进,大餐可不能随便请。〉

总的来讲,综合以上未解释的部分如:到后来她的尿急些许影响催眠质量;对象泪流满面要细心帮她擦拭,以免凉凉的感觉会觉得不适;最重要的是,可以再下一到指令让她放心的开口说话,就不用那么辛苦紧张兮兮地猜哑谜了;虽然不是完美的演出,不过我们都尽力了。〈AM4:20.5/6〉

【今天要去台北参加会议一整天,彻夜赶工头晕脑涨无法逐字校对,若有错别字,老师看不见……】

 

 
廖阅鹏催眠网版权所有 ©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. 隐私权政策 | 著作权声明 | 沪ICP备10020971号